尚邦教育-安徽公务员网·合肥站
  • [ 切换城市]
  •    旧版入口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-> 资料专区 -> 真题集 -> 正文
    2019年国家公务员申论真题(地市级)
    来源:安徽公务员网 发布时间:2018.12.03  浏览次数:5028次

    2019年国家公务员申论真题——地市级(考生回忆版)


       完整版真题及解析点击下载:2019年国考申论真题-地市级.pdf


      一、注意事项

      1.本题本由给定资料和作答要求两部分构成。考试时限为180分钟。其中,阅读给定资料参考时限为50分钟,作答参考时限为130分钟。满分为100分。

      2.请用黑色字迹的钢笔或签字笔在题本、答题卡指定位置上填写自己的姓名、准考证号,并用2B铅笔在答题卡上填涂准考证号对应的数字栏。

      3.请用黑色字迹的钢笔或签字笔在答题卡指定区域内作答,超出答题区域的作答无效!

      4.待监考人员宣布考试开始后,你才可以开始答题。

      5.所有题目一律使用现代汉语作答,未按要求作答的,不得分。

      6.当监考人员宣布考试结束时,考生应立即停止作答,并将题本、答题卡和草稿纸都翻过来放在桌上。待监考人员确认数量无误、允许离开后,方可离开。

      严禁折叠答题卡!

      二、给定资料

      材料1

      前些年,小张辞去了城里的工作,回家乡的镇上当了一名快递员。下面是他讲的“三农”新故事:

      前些年,快递公司刚进这个镇时,全镇每天收发的包裹只有几十个。到村里送快递,碰到下雨天,三轮车陷入泥里,经常要下来推车,送完快递回来,鞋子上总会沾上半斤烂泥巴。那时挺后悔把城里的工作辞了,感觉很失落。

      这几年大家的生活水平上去了,网购的人越来越多,我的业务也好了起来。特别是前年,镇上的快递公司联合农林服务中心、电商协会给大伙上起了包装技术培训课,现在咱这里的瓜果蔬菜都用上了真空包装、低温保鲜技术,快递公司也更乐意接这种订单。有了销路,家里种的就不愁卖了。

      比如说吧,咱这里的枇杷很有名。以前,乡亲们摘回枇杷后,要乘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到几十公里外的城里火车站广场叫卖。那时,品质优良的枇杷也卖不上好价钱,有时连本钱都挣不回来。如今,镇里的枇杷大部分是通过电商平台销售的。每到枇杷采摘季,镇里的文化广场就会成为快递员的临时收揽点,乡亲们排着队邮寄,场面好不热闹。

      现在咱镇里的电商差不多有500多户了。去年镇里投资建了个农产品电子商务产业园,把大家拧在一块闯市场,今年镇上的生意就更好了。加上上个月新开的那家快递公司,我们镇里已经有了4家快递公司。

      如今大家腰包里有了钱,心气足了。我同事杨大哥这几年靠送快递,摘了帽,主动要求退出了低保。大伙对生活也讲究了起来,希望村子能漂亮些、路能好走些,闲时有地儿跳跳舞、下下棋。这不,政府投了很多钱搞建设,镇里几个大的村子,都通上了柏油路,路边插上了太阳能路灯,现在我们送快递方便多了。镇边上,搞旅游的那个村子,街两旁不仅修了排水沟、统一摆上了垃圾箱,还把老百姓的房子都整了整,青瓦白墙的,远远看,像画里似的。

      最近从城里回来的人,越来越多。要么像咱一样,做做快递,或者在镇里的企业打打工;要么回家接班,种点养点啥,通过快递卖出去,不比打工挣得少,还图个自在。原来乡下的钱往城里跑,现在城里的钱开始喜欢往村子里跑。城里人来我们这投资的越来越多,要么开工厂、搞农产品加工,要么办民宿、搞乡村旅游。

      和刚回来那会儿比,我现在心里踏实多了。上个月和爱人商量,打算承包村西头一块撂荒的地,再把周边几家的田一起租过来,像村里老李他们一样,也办个家庭农场。我想只要好好干,生活会越来越好的!

      材料2

      小赵是省派驻村干部,2015年远赴大山深处的池口村担任村党支部第一书记。下面是他讲的“脱贫攻坚”故事:

      我从省城出发,颠簸了10多个小时,才到了池口村。跳下车,映入眼帘的是光秃秃的石甸山。村支书老韩招呼我在村口吃了一碗石甸花椒酱面。虽然花椒麻得嘴好久没有感觉,但是花椒酱独特的鲜香口感让我赞不绝口。老韩在旁边笑着说:“石甸花椒酱可是咱这里的宝贝。”吃完饭,放下行李,老韩陪着我到村里走了走。刚开始我还挺乐观的,看上去这村子不穷啊,但是越往村里走,我的心就越凉。村民老左家的房子没有门,房间里没有家具、家电,屋子的一角堆着一堆杂粮,炕上的被子已经看不出颜色。老左告诉我:池口村地薄、种粮食收成低,只够糊口。除了种地,自己也不知道还能干些啥。现在家里穷,一天只能吃两顿饭。像他这样的人家,村里还有好几户。

      回村部的路上,老韩指着周边的大山说:“我们是守着金娃娃挨穷呀!你看,石甸山上1000多亩地,已经荒了十几年了,如果能把这地开发好,起码吃饭就不用愁了。”接下来一个多月,我挨家挨户到农户家走访,一直在想,贫困地区缺什么?种植、养殖技术老百姓都会,但是“应该做什么、怎么做、怎么能卖出去”,这些问题不解决,村子就难以摆脱贫困。问题找到了,怎么破题呢?我想到了石甸花椒酱。这十里八村的家家户户都喜欢用花椒制作花椒酱,一日三餐都离不开它。既然本地这么多人吃,是不是能产业化,做成一个产品呢?同时,制作花椒酱对花椒的需求量特别大,也能带动花椒种植。2015年当年,我几乎走遍了省内的大型超市、批发市场,发现和目前市场上的花椒酱不同,我们石甸花椒酱麻辣鲜香、口感独特,不仅在本地有市场,还有可能借助电商扶贫政策卖到全国去。

      有了想法,还要有办法。听说要开发石甸花椒酱,不仅是村民,许多村干部也都不相信。老韩说:“万一卖不出去怎么办?咱们可赔不起啊!”为此,我带着村干部不但到周边县区了解情况,还专程到省食品研究院咨询石甸花椒酱产业化的可行性,请教生产加工、质量检验以及食品安全等问题,排除了花椒酱存在有害成分和菌群超标的可能性。这次调研,统一了大家的思想。老韩说:“小赵书记,咱们村干部都认定你了,今后我们跟着你好好干!”2016年10月,当地第一家村集体企业池口农副产品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挂牌,村民可以技术入股或半成品入股。我代表公司与省食品研究院、省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平台签订合作协议,共同开发、推广石甸花椒酱。2017年初,第一批石甸花椒酱上市后,短短几天就销售一空,村民们都乐坏了。仅靠石甸花椒酱一项,去年村集体就实现了66万元的收入。

      我始终没有忘记老韩说的石甸山,没事就上去转悠,考虑到底该怎么开发。2015年外出做市场调研时,我看到梅花椒价格非常高,就帮着村里申请到“惠农贷款”,买了1000棵树苗,种到山上。现在,石甸山已经种植梅花椒500多亩,成为池口村的“绿色银行”。现如今,我不管到谁家,都留我吃饭,谁家杀鸡或者杀羊,都会想着我。老韩风趣地说:“小赵书记,你现在是我们这的‘狗不叫干部’,乡亲们的狗见了你不但不叫,还直摇尾巴哩。”

    扫安徽公务员网公众号二维码,及时关注公务员/选调生/事业单位相关资讯